192 猝不及防

    回到偌大的高干病房,我躺在齐叔的病床上,模仿他刚才的样子,仰着脑袋望向天花板怔怔发呆。

    猛不丁我想起来齐叔刚刚送我的子弹头项链,拿在手里把玩了半晌,最后戴在脖子上,不管咋说,这是老头送我的唯一一件礼物,以后再也见不到面了,只当是留个念想吧。

    虽然跟齐叔接触的时间并不长,但不可否认他教给他的东西这辈子都绝对受益匪浅,我这大半个月的成长超过了往前两三年,不管是经历还是见识,这些玩意儿都是拿钱也买不来的。

    胡乱琢磨着,我眼皮越来越沉,不知觉就睡着了,再睁开眼的时候,我是被手机急促的铃声给吵醒,是刘洋打过来的,我迷惑的接了起来:“啥事啊社会洋?”

    刘洋压低声音道:“我刚刚看到马超了,就是被你踢瞎眼那个。”

    “啥?”我“滋溜”一下坐了起来,急促的问:“在哪见到的?”

    刘洋压低声音道:“在一间小旅馆,我送小姐过来,他刚好和一个小子往里走,我俩走了照面,他没认出来我,我这会儿还在旅馆门口呢。”

    我语速飞快的说:“来,你把地址发给我。”

    刘洋轻声道:“朗哥,我意思是咱报警抓丫呗,他住的那间房里还有三四个人,看面相长得都不善。”

    我想了一下说:“我先过去跟你碰头,到地方咱再研究,你躲好哈,那小子就是个精神病,真敢捅人,另外这事儿不要告诉疯子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刘洋应承一声。

    倒不是想瞒着疯子,主要他和马超以前都是跟侯瘸子混饭吃的,我怕两人见面尴尬,帮我吧,显得李俊峰好像特别忘恩负义,不帮我,面子上又过不去,与其让他左右为难,倒不如我悄悄把事儿办了。

    放下手机,我琢磨好一会儿后,迅速离开医院,打了辆出租车径直返回我们租房子的地方。

    马超这家伙太生了,一心想要整死我,有机会我是真想把他给废掉,不然就感觉脑袋上方好像随时都悬着一把要命的斧头似的,关键吕兵现在也没在,苏伟康他们几个全都伤了,单对单的磕,我真怕自己不是对手,所以我把主意打到了黑哥身上。

    回到租房子的地方,我下意识的先看了眼我们家,窗口的灯已经灭了,看来王影她们都睡了,我这才慢悠悠走到车棚跟前,冲着角落轻喊:“黑哥,你在不?”

    连喊了两三声,里面都没动静,我正寻思要不要进去看了一眼的时候,黑哥套着酸臭的脏棉袄哈欠连天的走了出来,黑白分明的眼珠子里闪着一抹愤怒。

    我费力的掏出烟盒递给他贱笑:“哥,带你玩会去啊?韩国滴,岛国滴,大洋马随便你挑。”

    “你胳膊怎..”黑哥指了指我手臂问。

    我嬉皮笑脸的说:“让只恶犬给咬了,不碍事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黑哥面无表情的点点脑袋。

    我舔了舔嘴角讨好的说:“哥,你看今晚上繁星点点,清风拂月,要不咱俩找个地方喝两口酒,摸两把妞,岂不快哉?”

    黑哥毅然决然的摆摆手道:“不去,刚伤完人,如果再捅出来篓子,我又得跑路,目前我不太想再换地方。”

    我恳求的说:“哥,你真得陪我去一趟,记得上次骑摩托想弄死我的那个变态不?狗日的病情又严重了,我倒不怕他整我,就怕他暗地里捅咕小影。”

    黑哥待见小影比待见我多得多,听到我的话,他迟疑几秒钟,低头骂了句:“妈卖批。”

    转身走进了黑洞洞的角落,没多会儿换上背心和大裤衩,随意扒拉一下脑袋,看向我嘟囔:“就这一次昂,我不是你手下,也不想掺和你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。”

    我殷勤的替他点上烟笑道:“要命还是小事儿?”

    “要的又不是我的命。”他一句话怼死我。

    拦下一辆出租车,我们直奔刘洋发的地址,刚到地方,刘洋就从路边停着的“比亚迪”里急急忙忙跑出来,手里拎着两把片砍,朝着我道:“还在楼上呢,房间号,五零五,大概有五个人。”

    我吐了口唾沫,阴沉着脸接过一把西瓜刀冷笑:“走吧,抓人!”

    黑哥斜眼瞟了瞟我冷声道:“别跟我演行吗?你无非是想告诉我,可以动手了。”

    我略微尴尬的摸了摸鼻尖讪笑:“呃,被你看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黑哥吐了口浊气问:“你们别给我拖后腿,直接说,想要个什么结果?”

    我沉思一下后,咬牙说:“手打折,只要他以后握不动刀就好。”

    黑哥没作声,直接朝小旅馆走去。

    约莫二分钟左右,一阵急促的警笛声骤然响起,紧跟着两辆闪着“红蓝”警灯的桑塔纳飞奔而来,八九个警察一窝蜂似的从车里蹿出来,指着我和刘洋呵斥:“双手抱头蹲下!”

    我内心慌的一逼,但脸上没有表现出任何,歪着脑袋提高嗓门反问:“我们干啥了,就蹲下?”

    两个警察留下来看我们,剩下的人一股脑冲进了旅馆。

    我想提醒刚走进旅馆的黑哥赶快跑,所以再次咆哮一声:“操,打人了啊!人民卫士打人了..”

    “别瞎嚷嚷。”一道娇喝声从我脑后出现,紧跟着先前问我笔录的那个女警一身戎装走了出来,指着我质问:“王朗,你何必无理取闹?大晚上你不在医院休息养伤,来这里干嘛?”

    一瞬间我想明白了,这帮警察十有八九是跟踪我来的,我深呼吸两口讥讽的反问:“我出来遛个弯法律不允许吗?我又不是犯罪嫌疑人,去哪需要跟你们汇报吗?还有,你凭什么监控我?”

    那女警小脸仿佛罩着一层寒霜,胸口一起一伏的指着我娇喝:“你敢说你们来这里不是为了报仇?你敢说孙马克没有躲在这家旅馆?”

    “呼..”我松了口气,敢情这娘们以为我们是来寻仇的,想到这儿我顿时咧嘴笑了,指了指旅馆门口道:“没错,孙马克就在里面,里面还有好几个通缉犯呢,不信你进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万幸的是,我们今晚上没拎枪过来,不然我也别住什么高干病房了,直接转移“二看”就可以。

    女警咬着银牙又问:“齐恒去哪里了?你把他从医院后门送出,他的目的地是哪?”

    “你们不是会跟踪嘛,可以自己跟呐。”我翻了翻白眼,随即拖着长音讥讽的说:“哦,我明白了,是不是跟丢了呀?”

    “你..”女警气的伸手就要拽我领口。

    我往后倒退一步,冲着她龇牙警告:“别碰我昂,动我一指头,我就往地上躺,讹死你,想了解情况,你最好对我客气一点..”

    “无赖!”女警厌恶的瞪了我一眼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旅馆二楼的方向突然传来“嘣,嘣..”几声枪响,我条件反射的仰起脑袋望过去。

    紧跟着二楼临街的一个房间窗户“嘭”的一下被砸碎,两个青年手忙脚乱的蹦下来。

    落地的时候,一个家伙没站稳,腿骨发出“咔嚓”一声脆响,他尝试着站起来,结果没跑两步又摔倒在地,捂着小腿发出一阵嚎叫声,另外一个脸上戴着墨镜的家伙回头看了眼同伴,迟疑几秒钟后,拔腿就跑。

    我深吸一口气,棱着眼睛出声:“是马超!”

    “抓住他!”那女警轻喝一声,第一个朝马超撵了出去。

    刘洋满头大汗的问我:“朗哥,咱追不追?”

    我没好气的骂了一句:“追鸡毛,追上也不能把他怎么样,你赶紧进去看看黑哥。”

    骂完以后,我迟疑几秒钟后,掏出手机拨通温平的电话,吕兵跟我说过,黑哥身上绝对背着案子,而且肯定不是小案,如果因为我的事情害他被警察抓住,我真特么罪大了。

    电话还没接通,黑哥套着一件白色的夹克衫,风驰电掣的从旅馆里跑出来,他瞟了我一眼,就当不认识似的,二话没说直接蹭着我蹿过去。

    几秒钟后,两三个警察喘着粗气也撵了出来,其中一个呼哧带喘的问我:“看见一个穿白衣裳的男人没?”

    “往那边跑了。”我指着相反的方向回答...

(看完请收藏元尊小书屋m.xswu.org下次更新头狼第一时间在线阅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