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九章怀胎两年

    因为这个女人的面相很怪,为什么这么说?

    这个“怪”并不是说她长得丑的意思,而是说她面相上的一切都十分怪,首先她的夫妻宫有几道裂痕,说明她离过几次婚了,而且从她这些裂痕的深浅来看,她几次离婚的时间不超过三年,也就是说,她在三年里就有几次婚姻了,但几次都离了。

    这还不是最奇怪的,更加奇怪的是:

    她夫妻宫第一道裂痕,也就是显示第一任丈夫的这道裂痕上,有一道开叉的地方,这是“支流”的意思,更简单的说是她和他第一任丈夫有了小孩的意思,当时就怀孕了。

    其他几道并没有这样的裂痕,说明她即使后来结了几次婚,但都没有与之相对应的怀孕。

    但怪就怪在这里了。

    她之后没有怀孕,而且她的面相显示她没有外遇,甚至那方面的生活也没有,但她此刻却顶着一个大肚子,加上她的子女宫一直红润一片,甚至这种红已经有点暗的意思了,说明始终没有“开花结果”的意思,也就是说她与第一任丈夫的结晶,当时怀孕到现在,有可能两三年了都还没生出来。

    但怀胎十月,有些七八个月就生了,怎么可能两三年都生不出来呢?这怀的是个什么胎?

    怀的是哪吒?

    我看得惊讶无比了,这个女人从车边走过,似乎是去买菜,很快她走远之后,前面的段唯熙迫不及待的下车跑过来问我什么情况,陈清雅也好奇的看着我,毕竟我刚才一脸惊讶他还是看在眼里了。

    我犹豫了一下说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,让她先带我们但她家再说,段唯熙点头,回到自己车里,继续开进去带路。

    到了段唯熙的家,她指着对面的房子说这就是那个女人的家,每天晚上吵死了,还问我是不是在自娱自乐?

    我无语说不是,段唯熙打开她的门,带我们进去,她的房子还不错,十分大,虽说比不上青月的,不过也不能小视,毕竟这里房价还是很高很高的。

    至于山魈,自然是还放在陈清雅车里。

    她招呼我们坐下来,然后给我们两个一人一瓶冰冻可乐,然后问我到底在刚才女人脸上看到了什么,我也没有隐瞒的意思,直接将这个怪事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们两个听了之后,不比我刚才惊讶的样子少,段唯熙难以置信的摇头,“这怎么可能?女人最多怪胎十月,怎么可能有怀了两三年还没生下来的?是不肚子里面的小孩早就死了,所以生不出来……”

    我摇头,“她的子女宫怪,但并没有显示她肚子里面的小孩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真怀了一个哪吒啊?所以你的意思是她每晚都叫,是因为她怀胎两三年了,肚子难受所以才叫?”段唯熙问。

    我和陈清雅互望了一眼点头,应该是这样,不过陈清雅想了想开口了,“你说会不会是鬼胎?”

    “鬼胎?”我神色微变。

    “对,对,这事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段唯熙急忙点头,“之前我处理过一件案子,就是一个女人和鬼好上了,而且还怀孕了,怀的就是一个鬼胎,这个鬼胎呆在那个女人肚子里面十六个月才出来,不过出来就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陈清雅看着我,我摇头,那个女人的面相虽说怪,但并没有遇到阴邪东西的面相出现,所以怀上鬼胎不太可能,可能是医学上的其他异变也说不定,没有好好的给这个女人看相,我还不能确定。

    但鬼胎,不是。

    “那只能是哪吒了,哪吒又下凡了……”段唯熙无奈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想多了,哪吒好好的神兵神将统帅中坛元帅不做,又下凡干什么?”

    陈清雅摇头,“再说了,你以为哪吒投胎上瘾了?要下凡直接下就是了,干嘛还要投胎??”

    我被他这话逗笑了,也是,这事能跟哪吒扯上关系,也就是那个女人异于常人的怀胎两年,其他的还真没半点关系。

    “人家下来玩玩不行啊?不走寻常路不行啊?”段唯熙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“当然行了,你说的算。”陈清雅急忙笑嘻嘻的迎合了一句。

    段唯熙一愣,白了他一眼,小声说了一句马屁精。

    陈清雅自然是不会介意,他笑嘻嘻的继续说,“也有可能是那个女人的第一任老公有问题,毕竟怀孕又不是一个人的事,等会那个女人回来了,我们进去问问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算是说曹操,曹操就到了,我听到了外面有开门的声音,我们三个走到了门边,段唯熙小声说这个女人性格很怪,和她说话都不理人的,我笑了笑,“没说到她心里面去,她当然不会理别人了,在她眼里,她以为你是把她当做怪胎了……”

    我打开门,正好看到那个女人手提着一些菜,准备进她的屋子,她看我出来,也没说话的意思,直接走进去准备关门,我连忙说,“你好。”

    她看了我一眼,果然没理我。

    “你肚子里面这个胎不太正常啊。”我接着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果然她没继续关门了,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,“你说什么?我孩子正常得很,我警告你别乱说话。”

    看得出来,她性格也因此而有些孤僻了,我急忙说,“你孩子的确是正常,不过两年多都没生出来可不正常了……你别生气,我是一位算命师,从你脸上看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我看她要发火了,我急忙表露身份,不然她以为我去调查她了。

    她一脸狐疑的盯着我,我接着说了她脸上其他的事,她露出震惊之色,甚至手里面提着的菜也掉在了地上,她急忙打开门出来,焦急的问,“真的?你真的是算命师?那我肚子里面的孩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啊?之前想直接破腹产,但到了医院我就晕得不行,根本做不了手术,我被肚子里面这个小家伙折磨快三年了……”

    她一口气说了很多,显然她真的快被折磨疯了。

    “你别急,慢慢将事情说清楚,我不介意帮帮你。”这时候,段唯熙与陈清雅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女人看了段唯熙之后,犹豫了起来,似乎觉得段唯熙不靠谱,这让段唯熙有些小火了,差点在她面前打一套军体拳出来来显示实力,我和陈清雅无语。

    陈清雅小声对我说,说他没有感觉到什么阴邪之气,看来我分析得不错。

    我说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,要不进她屋子,或是进段唯熙的屋子?这女人犹豫了一下将她的房门打开了一些,示意我们可以进去。

    到了她的房间里面,她的房间收拾得井井有条,看样子虽说被折磨了两三年,但并没有自暴自弃,我们三个坐了下来,她给我们倒了一杯水,然后摸着自己的肚子开始说了起来:

    “我也觉得很奇怪,当时和我第一任老公结婚之后就怀上了,可一直没生出来,去医院检查没有任何问题,但我老公就觉得我身体有问题,就离婚了,接着我妈担心我没人照顾,于是找了几个倒插门的,可肚子里面的家伙还没出来,这几个倒插门的也觉得我有问题了,害怕之下也都离婚了,我也同意了,后来我妈拉着我去医院直接破腹产,但到了医院,肚子里面的家伙就闹腾得不行,好像还不想出来,加上我的身体根本不行,也就根本无法进行破腹产,一直拖到了今天,可没想到快三年了,这小家伙还不准备出来,我无奈了……快疯了……”

    她好像很久没和其他人说话了,一口气说了很多,我们三个面面相觑了,听着似乎真的没有问题,但没有问题怎么会生不出来呢?难道真是哪吒?

    就在我惊讶的时候,这女人手摸着自己的肚子,喃喃自语的说,“我的金阳小宝贝,妈妈的宝贝,你就算再不想出来,妈妈也不会放弃你的……乖啊……”

    我瞬间愣住了,“你,你说什么?你给你肚子里面的起了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金阳啊,他跟金子一样珍贵,这是我给他起的,不管怎么样,他都是我的金阳小宝贝…”这女人诧异的看着我说着,接着摸着自己的肚子继续说,“金阳,这个名字好听吗?妈妈十分喜欢。”

(看完请收藏元尊小书屋m.xswu.org下次更新算阴命第一时间在线阅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