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0、等级

    (咳,黑风衣本来设定叫苏逸鸣的,记错成林逸鸣了,已改!)

    “别谢啊,我话还没说完呢……”苏逸鸣笑道:“作为交换,假如有一天是我死了,那么请你也照顾一下我……哎哎,算了算了,不说这个了。”

    宁折默默点点头,看着窗外景物飞掠而过,怔怔出神。

    他这一去可以说是前路未卜。

    一切所经历的都将是常人一生都无法经历的,未知的人与事,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回来。

    被苏逸鸣叨叨了几次会死以后,他心里也有些对于未知的迷茫。

    “大叔,异能量怎么提升?”宁折忽然扭头问开车的苏逸鸣道。

    “这些你到涅槃岛了去学吧!”苏逸鸣说道,抬眼从后视镜里看了眼宁折,“怎么,你找到体内的异能量了?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宁折抬起一只手,手掌上慢慢浮现出淡白色的能量,依旧轻薄,如一层保鲜膜一样。

    “呵呵,看起来你天分还可以。”开车的苏逸鸣看到后笑了:“你的异能量等级,嗯……差不多能有0.5了。”

    “等级?0.5?”

    宁折愕然的低头看着手掌,“这又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所谓异能量等级……说得简单点,就是用来衡量划分我们这些觉醒者与那些怪物实力的。”

    苏逸鸣笑道:“异能量就越强大,异能等级也就越高,实力自然也就更强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大叔,你的等级是多少?”宁折一下来了精神,散去手中的异能量将头凑上去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?我的等级不太高,所以才只是个地阶猎魁啊。”苏逸鸣笑道。

    “地阶猎魁?”宁折怔然:“这是你们的……等级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了,猎魁也是按异能等级的高低划分级别的,有天、地、人、法四个级别,对应恶魔的A、B、C、D四等恶魔,天阶的猎魁才是真强者。”

    苏逸鸣解释道:“至于法阶……法在我们华夏的古语中有效仿和学习的意思,用现代话说就是见习。等你从涅槃岛出来就是法阶猎魁了,到时候我就领着你去猎杀恶魔,有钱赚哦!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他的脸上露出了愉快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,那大叔的级别……也不低啊!”宁折感叹了一句。

    在猎魁的四种级别中,苏逸鸣居然是一位地阶猎魁,仅次于天阶的一等,由此可以看出他的实力之强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也就大概告诉你一些基本的常识,等你去涅槃岛就全部知道了。”苏逸鸣道。

    “对了,大叔刚才说的赚钱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,猎魁每猎杀一头恶魔,都可以获得一定的奖励,比如我这次解决的是一头C级,报酬就是五十万。”

    苏逸鸣道:“猎杀的恶魔等级不同,奖励也不同,杀掉一头D级恶魔10w,C级恶魔50w,B级恶魔100w,A级恶魔500w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多?”宁折当时就被这话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用时下正流行的那句话说,就是贫穷限制了他的想象。

    他以前的梦想,就是赚个三十多万在县城买套房,而三十多万按他们当地的工薪也得辛辛苦苦工作七八年才有可能。

    像他父亲这样的乡下人,用了大半辈子也没挣过这么多的钱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只是猎杀恶魔就可以赚这么多钱……

    “呵呵,是不少。”苏逸鸣笑着摇摇头:“可是付出的代价……更多啊!”

    宁折没有作声。

    一头D级恶魔10w,C级50w……

    苏逸鸣在后视镜里看了眼宁折,忽然想到宁折的出身,目光也有些柔和了下来:“看到现在的你,我就想起了当初的我,小时候家乡出现了一场饥荒,饿死了不少人,我和大哥出去讨饭的时候不小心走散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叔……”宁折愕然的看着苏逸鸣。

    苏逸鸣笑道:“呵呵,我那时候心里慌的要死,也很害怕,天也很快黑了下来,我就在大街上一直往前哭一直走……”

    “后来呢?”

    “后来……后来我被人用一个馒头骗走了。这一走就是二十多年,哼,老家伙,人贩子……”苏逸鸣说完愤愤哼了一声,看起来十分生气。

    可是宁折看到他说起这话时脸上带着淡淡的笑,并没有生气多少,反倒是很开心。

    “那个人……是大叔的师父?”宁折试探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“那大叔后来没有再回去找过家人吗?”

    “回过一趟,不过我找到记忆中的家乡时才知道父母在当年那场饥荒中饿死了,大哥娶了个外乡女人,搬走了。”

    苏逸鸣怅然的叹了口气:“我就去我父母的坟头,给他们上了柱香,没再去找我大哥。”

    宁折沉默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看我们俩扯到哪里去了,不说这个了,我们已经进城了。”

    苏逸鸣摇摇头,后视镜看向后面:“再问一句,除了家里以外你还有什么事没做吗,没有的话我们就要上高速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做的事……”

    宁折想到了林念樵,想到了林羽洁。

    平心而论,林念樵是一个好老师,宛如一位慈父般爱着他的学生,包容、引导着他们走上正途。

    另外林羽洁……

    算是他很有好感的一个女孩吧!

    “大叔,退学的事我想跟我的老师说一声,他对我很好。”

    “老师?”

    苏逸鸣想了想,打了一把方向盘,“可以,记住,不要留什么遗憾。不过他好像不在家,我们去他小区门口等着吧!”

    几分钟后,奥迪轿车来到了小区对面的马路停车位上。

    苏逸鸣道:“进去一次不方便,那边也没有停车位,我们就在这里等着行不行?”

    “行!”

    宁折靠在座位上扭头看向窗外,天气不错,阳光洒落在马路上,街上来来往往的车辆与行人不少。

    再过不久就是炎热的夏季,天气也渐渐转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在宁折等待的时候,忽然远远看到林羽洁和她那个叫刘莎的小学同学。

    林羽洁今天穿着一套浅蓝色的牛仔衣裤套装,身姿高挑的她有着一双大长腿,站在一起比刘莎高半个头,看起来就像是姐妹。

    刘莎是一身运动装,头戴一顶帽子,脖子上挂着大耳机。

    一手抱着她的滑板,另一只手挽着林羽洁,两人从小区里有说有笑的走了出来

    “哟,那不是那天跟你在一起的小女生吗?”苏逸鸣一看宁折的样子就笑了。

    “同学!”

    宁折看着两人慢慢走远,忽然道,“大叔,涅槃岛需要钱吗?”

    “钱?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苏逸鸣捂着肚子大笑起来:“忘了告诉你,那个鬼地方使用不了任何电子设备,此外也没有任何的商店,所以那里你就算有钱也没处花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宁折点了点头,打开车门下了车:“我离开一下。”

(看完请收藏元尊小书屋m.xswu.org下次更新猎魁第一时间在线阅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