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章 爷孙(1/2)

    唐大耳感觉这几年自己都白活了。♀

    无数次苦口婆心地劝说老爸,让他少喝点酒,可根本无用。然而,今天只是洗个碗的时间,老爸竟然答应峰哥,不再喝酒了?

    唐大耳脑海中无数只草泥马奔腾而过,震得不轻。

    再三确认后,唐大耳咧嘴笑了起来,笑得没心没肺。

    老爸终于要振作起来了。

    唐大耳的手一抹,遮掩了几滴忍不住涌出的泪水,可似乎越抹越多了,唐大耳的表情又笑又哭地大骂,“他奶奶的,这个时候跑出来干嘛,我是开心啊,我――开心啊!”

    见此一幕,唐德昌的心不由的隐隐一痛。

    走过去,抱住了唐大耳。

    “这几年,老爸让你受苦了。”唐德昌的眼眸露出愧疚,片刻,父子两人的目光对视着,“从今天开始,你可以昂首挺胸地告诉别人,你爸是个兵!那不是嘲讽,是骄傲!”

    唐大耳用力地点头。

    父子俩有很多话要说,罗峰身影悄然地离开了房间。

    走下街道,罗峰重重地呼了一口气,面容挂上一阵笑容。

    能让唐德昌重新振作,是件值得开心的事情。

    至于帮他们报仇,罗峰更不是说说笑而已。

    他需要的,确实是唐德昌去搜集张铁宏的犯罪证据。

    一个曾经的尖刀小分队成员,罗峰相信,唐德昌有这个能力。

    下午的课程简单而枯燥,英语课程上,班上所有的学生的目光都注视着君怜梦老师,那眼巴巴的神情仿佛要将君老师融醉在自己的眼眸。可龙羽如同第一节课那样,拿着一本奥数习题计算了起来,仿佛将君老师如同空气。¢

    这让一边的唐大耳眼神充满着钦佩。

    峰哥就是跟寻常人不一样啊。

    君老师的课,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。

    可以想象,君老师在浙江大学毕业之前,必定也是万人追捧的校花!

    可峰哥,从君老师进来上课到下课铃响起,硬是没有看一眼她。

    这份从容淡定,真不是我大耳可以学来。

    唐大耳无限感慨。

    下课后唐大耳以滔滔不绝的话语表达了对罗峰的敬仰之情。

    罗峰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如果是你跟一个人同居,几乎每天都能看见她穿着清凉的睡衣,阳台外面晾着那触目惊心的啥啥,免疫力自然也能提高。

    要看君老师,回家再看啊!

    当然,这么嚣张的话,罗峰也就在内心暗暗地喊几下。

    黄天业不来收座位费,张强不在学校门口等着自己的日子,罗峰反而觉得有些无聊了,吃过饭想早早回去跟君老师谈谈心,想不到的是,君老师竟然彻夜不归。

    奇了怪了。

    罗峰早上起来,疑惑地看一眼君怜梦的房间,摇摇头,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“看来是名花有主了啊。”

    彻夜不归,罗峰能想到的,唯有是约会去了。

    这也正常,以君老师的美貌,追她的人叠起罗汉恐怕都堪比白云山了。

    罗峰摇摇头,出去晨跑。

    还是那一处公园。

    今天罗峰格外小心,昨天险些被君老看见了自己。

    现在的罗峰,实在不想再见到从前的一些熟人。

    在公园跑了几圈后,罗峰径直往回跑。

    公园内,一处湖心凉亭。

    一婀娜女子,姿态优雅,手中拿着茶具,于湖心亭泡茶。

    美貌倾城的容颜,亭亭玉立,动人心魄。

    赫然正是彻夜不归的君怜梦。

    她的正对面,是一位老者。

    铮铮铁骨,炯炯有神的双眸流露出一阵慈祥笑容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,还不时地瞥着一处方向。

    眼神难掩失望,一闪而逝。

    昨天出现的那一道施展军中擒拿手的身影,今日并没有出现。

    老者是罗峰口中的君老。

    茶香飘出。

    君怜梦端起了其中一杯茶,甜甜一笑。“爷爷,来尝尝我亲手泡的茶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君老朗声笑,接过了茶,“好久没有尝过乖孙女泡的茶了。”

    君老抿了一口,看了一下满眼期待的君怜梦,随即笑了笑,“不错,有进步。”

    君怜梦脸庞露出笑靥。

    “可惜,比起你外公,还差远了啊。”君老再补充一句。

    君怜梦一努嘴,“当然了,当今世上,论茶道造诣,能达到外公那个程度的,又有几人?更别说,我这么年轻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爷爷打击你啊,年轻可不是借口。”君老笑道,“爷爷曾经见过一个年轻人,他泡茶的功夫,可不比你外公差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君怜梦倒真是吃惊了。

    她自然清楚外公茶道造诣。

    一个年轻人能比得过他,那根本不可能。可爷爷从没说过假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