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1、再见

    “等一下!”

    下车宁折走了没两步,苏逸鸣就将车窗摇了下来叫道。

    转身,回头。

    “加油!”

    苏逸鸣右手伸出握拳,一脸暧昧笑容,做了个‘加油’的手势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宁折脸色一黑,直接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对于他一个明天在哪都不知道,还成年人都不算的少年来说,现在想未来的事太过遥远。

    但作为朋友来说,不告而别是件很不好的事。

    他要走,至少也要去说声再见!

    宁折走了。

    只剩一个中年大叔,看着他的背影远去,在车里长吁短叹着什么‘年轻真好’!

    林羽洁和刘莎走了一阵后,刘莎忽然站在了滑板上,由林羽洁一只手牵着前行。

    一段路替换过来,两人玩的非常开心。

    看两人前进的方向应该是绿柳湖。

    那边经过的车辆很少,地方也很宽敞,很适合玩,每到周末去玩的年轻人很多,也有老人小孩,很热闹。

    宁折看着她们,又扭头看向另外的一个方向。

    那个方向通向的县城中心,城中心,往往是一个城市最繁华的地方。

    宁折想了想,忽然快速朝着这个方向跑了起来,在城市中快速穿梭,目光在街道两边的商店窗厨上快速掠过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宁折走后苏逸鸣坐在车里,将座椅往后一调,双手枕在脑后伴随车里的音乐,悠闲的吹起了口哨。

    “来了!”

    过了没有多久,他就看到一个差不多中等身材,戴着眼镜,看起来很儒雅的中年男人左手拿着本书,从前方往他停车的这边街道走来。

    他的车停放位置很有讲究,正好在小区门口的斑马线后面。

    这样经过斑马线和进出小区的行人,都在他眼中一览无余。

    “请问是林念樵先生吗?”苏逸鸣下车对那个正要过马路的中年男人道。

    中年男闻声停下脚步循声看来,习惯性的扶了扶眼镜,脸上闪过一丝诧异,“是我,请问你是哪位,我们……认识吗?”

    “不认识,不过我是为你一个学生的事情来的。”

    苏逸鸣走过去笑道,指了指马路边上的一处树荫下,“借几分钟谈谈?”

    林念樵微微皱了一下眉头,眼前这个穿着黑风衣的男人他并不认识。

    不过听到说起学生,他还是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林老师,我开门见山的说吧!”树荫下苏逸鸣直截了当道:“你的学生宁折不想去学校了,想跟我去学点儿技术,所以我特来告知你一声。”

    “宁折?”

    林念樵听完一惊,早上出门的时候他还在自己家里的,什么说话又……

    “你是谁,他什么人?”林念樵有些戒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?我现在和他非亲非故,以后的话,说不定有机会收他为徒。”苏逸鸣微笑道:“至于我是什么人……抱歉,这点就请恕我不方便告知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骗子?”

    林念樵警惕的盯住了苏逸鸣,忽然道:“我告诉你,你要敢拐骗走我的学生,我马上报警抓你信不信?”

    “拜托,林老师,我要是骗子的话直接领他就走了,何必再来跟你说一声?”

    苏逸鸣一脸无语道:“但我可以告诉你的是,他要跟我走是他自愿的,也是经过他爷爷同意的,我们刚从他家里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他爷爷……怎么也同意了?”

    林念樵神色一动,刚才他有些关心则乱了。

    的确,如果真是骗子,又怎么会来找他?

    “那宁折呢,他现在哪去了,你让他亲自跟我说。”

    “他去……买东西去了,一会儿就回来,不介意的话你就和我在这里等等吧!”

    苏逸鸣说着掏出包烟,抽出一支给林念樵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谢谢,我不抽烟。”

    林念樵拒绝了,看向苏逸鸣的神色中依旧带着戒备。

    “老实说,林老师,我感受到了你是个对学生负责的好老师,不过宁折吧……”

    苏逸鸣笑了笑,于是点着烟自己抽了一口,才看向林念樵道:“这孩子的确有着常人没有的天赋,但并不在读书上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绿柳湖边。

    大约过了一个小时后,宁折又从城中心跑了回来,带着一头的汗,还有,一个崭新的滑板。

    浅蓝色!

    上面印着卡通图案。

    湖边的椅子上,这时候既有年轻的男女坐在一起,也有一起下棋聊天的大爷。

    他果然看到在一处空地上,玩着滑板的刘莎和林羽洁的两个人。

    两人里,一个踩着滑板在上面玩,一个拿着手机蹲在前面拍摄,然后又换一个人,时不时发出欢快的笑声。

    宁折看了看

31、再见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