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二十八章 就这么放他走?!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!”

    吕终见状,忽然大吼了起来。

    林暮雪也不回答他,身子依旧没动。

    “夫妻对拜!”

    婚礼司仪似乎很怕这些异魔都的人暴怒起来把自己杀了,在此时对着林暮雪,再次重申道。

    “我拜天地,拜徐子嫣,都没有什么问题,可唯独不会与你对拜,我与你不是夫妻。”

    林暮雪的话语十分平静,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玉仑宫现在数千名弟子在异魔都大军的手上,因此,林暮雪才一直不得不妥协。

    但到了现在这个时候,已经不是妥协就能解决的问题了,这是她的底线问题。

    她绝不会和吕终进行最后一个步骤……

    “你给我转过来!”

    吕终现在也没什么耐性,酒精已经将他的大脑给冲昏,他也只想将这些婚礼的过场给快点结束,然后他便能够理所应当的带着林暮雪去洞房中,好好享用了。

    他直接抓住了林暮雪的两肩,将她的身子给强行扭了过来。

    放在平时,修为连魔主都不到,只有魔尊的吕终,是不可能奈何得了林暮雪的,但是所有玉仑宫弟子的真气都被抽空,林暮雪现在与普通人也无异,完全没办法反抗,身体被强行扭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拜!”

    吕终的手又按在了林暮雪的红盖头上,将她的脑袋往下压!

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徐子嫣在此时冷斥一声。

    “成婚应该要尊重各人的意愿,既然林暮雪不想嫁给你,你为何还要强求?”徐子嫣在此时质问道。

    “徐宫主……”

    吕战在此时端着一个茶杯,轻轻的抿了一口茶,然后放在了一旁,说道:“不该管的事情,不要管,坐着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吕战的话语,似乎是透着一股摄人的威严,徐子嫣有些畏惧的看了他一眼后,只好将剩下的话又咽了回去,不敢再多言了。

    “夫妻对拜!”

    此时,婚礼司仪,已经是念第三次“夫妻对拜”了。

    他从来没有主持过如此让人煎熬的婚礼。

    “暮雪……”

    徐子嫣在此时叹了一口气,小声念了一声林暮雪的名字。

    但林暮雪似乎仍然不愿意妥协,淡淡地开口说道:“除非杀了我。”

    “过了今夜,我真敢杀了你!”

    说罢,吕终再次加大了力度,将林暮雪的脑袋压了下去,发出了一声“咚”的声响。

    吕终咧嘴一笑,也磕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成了!”

    吕终双目中透着一丝兴奋的神采,布满了血丝,他在今夜,定要让林暮雪尝尝他的厉害!

    但……

    让吕终奇怪的是,进行完这些流程之后,下面应该是会鼓掌欢呼才对,此时整个场面鸦雀无声,安静得有些不正常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吕终左顾右盼了一眼,发现那些将士皆是瞪大着眼眸看着林暮雪的方向,有些人甚至连饭菜都忘了下咽。

    “殿下……是我……”

    此时,红盖头掀开,吕终定睛一看,才发现与他拜堂之人,已经换成了一名异魔都将士了!

    吕终啊的大叫一声,一屁股坐在地上,一脚把那将士给踢开,酒醒了一半,瞪大眼睛说道:“怎么是你?!”

    那将士回道:“刚才一个弟兄忽然把我扔了上来,速度我快到看不清。”

    这名将士话音一落,众人皆是抬起头,发现一名身穿黑甲,头上长有犄角的年轻人,正将林暮雪抱在怀中,一双眸子冷淡地撇着脚下。

    “这是谁?!他疯了?!这种场合下强殿下的女人?!”

    “没见过……不认识,他是咱们的人?”

    “生面孔啊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那年轻人的出现,这些异魔都将士一阵议论纷纷,皆是有些惊疑不定。

    “王……崇……”吕终咬牙吐出了两个字,从地上站了起来,紧握双拳,怒视着他。

    坐在太师椅上喝着茶的吕战,也才此时抬起头来,饶有兴致地看着天空当中的王崇。

    “你的外公在小世界之时就好夺人妻,没想到这样的劣根还被你们保存下来了,当真是奇迹。”

    王崇看了一眼吕战,又看了一眼吕终,冷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吕战的表情始终没有任何变化,依旧是在喝着茶,说道:“王崇,我听闻你是修霸者,为楚室之后,我们有共同的敌人。我听说过你的事迹,我很欣赏你,若你归入我的麾下,你对异魔都的所作所为,我既往不咎。”

    吕战将茶杯里的热茶一饮而尽,连茶叶也一同入嘴,然后将杯子放在一边,慢悠悠地嚼着茶叶,看着王崇。

    “爹!此人对我们异魔都有不共戴天之仇!你居然想招安他?”吕终在此时气得直跺脚,对吕战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喝醉了,去一边休息,别打岔。”吕战摆了摆手,对吕终说道。


第七百二十八章 就这么放他走?!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