巨大战舰的观望台,灯光幽暗,透着玻璃能看到外面无尽的星空,星辰闪耀,美得梦幻。

    只是聂阳此刻眼中再美丽的风景,都变得索然无味,只是想要找一个借口,立刻下线,躲在被窝里,安慰自己受伤的心灵,好好睡一觉,或许,只有梦不会骗自己,也不需要面对残酷的现实。

    联邦和帝国的战争?游戏里的事情?世界毁灭?

    这些重要吗?

    对于一个失恋,哦,不对,还没有开始爱情,就坠机的年轻少年,跟世界毁灭没有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不如说,世界请立刻毁灭吧!

    我等不了下一刻了!

    水星缓缓开口说:“其实我一直以来,都不想做你的同伴和朋友,无论同伴,又或者是朋友,对于我来说,都是一个过渡。”

    聂阳回过神来,打断水星的话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,我明白,我都明白,水星你不用说了,我已经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水星愣住了,羞红着脸说:“阳哥哥你到底明白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之前还不清楚,可听到刚刚的话,顿时明白过来了,不如说,到这个时候,还不明白,也就只有白痴。”

    水星吐舌头说:“我平时有那么明显吗?”

    聂阳搔头说:“你隐藏得很好,但我不是木头,听到你说得那么清楚,也是会明白过来。”

    水星皱眉说:“阳哥哥,总觉得你好像怪神怪气一样,是不是哪里出问题了?”

    聂阳拍拍胸口说:“我很好,我非常好,从来都没有这么好过,感觉从这个窗口跳出去,就能飞上天。”

    水星没好气说:“阳哥哥,外面是宇宙。”

    “宇宙又怎么样,我照样飞给你看。”聂阳一拳又一拳打在玻璃上,不甘心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水星眨眼问:“阳哥哥你就这么高兴吗?”

    聂阳已经不知道在说什么,大脑早就罢工当机说:“高兴?当然高兴了,从来都没有这么高兴,比火之高兴还高兴,高兴到飞起来,等我把这个玻璃打破了,就飞出去给你看。”

    水星还没有发现聂阳的怪异,已经变得语无伦次,平日的智商被恋爱充满,水星期待问:“所以,阳哥哥你的回答是?”

    聂阳愣了一下说:“回答?哦,回答对吧,我明白的,真的辛苦你了,你能忍住恶心和痛苦,做了我这么多天的朋友和同伴,不知道该怎么多谢你好了,这是你的任务对吧,你背后是谁来着?”

    水星顿时呆住了,这是完全意料之外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米国那边知道真相,我们国家不知道真相,就有点奇怪了,所以你是华夏派过来的吧。派你过来,跟我住在一起,也是为了在现实中,有了联系,也方便监视我对吧。是想要什么,第九界门背后那些东西?”

    水星连忙捉住聂阳的手说:“阳哥哥到底想到哪里去,为何你说的话,一点都听不懂?”

    聂阳摆手说:“不用再装也可以了,第九界门背后东西吧,没有问题,看在你辛苦帮我份上,还忍痛做我的朋友和同伴,贡献给国家也没有什么的,那些东西都不重要。如果我们能成为我真正的朋友,我会很高兴的,抱歉,刚刚那句话让你为难吧,就当没有听见。”

    对别人是无价之宝的技术,在聂阳眼中根本一文不值,没有眼前水星的重要。

    聂阳从背后掏出光球说:“这是你炼制的最强兵器吧,多谢你借给我用,现在还给你了,毕竟是你搜索的材料,我也没有资格去用。”

    水星有点害怕说:“阳哥哥你到底在说什么,这是你和我共同努力炼制出来的,你当然是有这个资格了,本来就是为了你炼制,当然是由你来使用了。”

    聂阳想到一点说:“为了攻破第九界门背后的bss对吧,我明白了,等我攻破最后bss,就会把技术作为还礼。”

    水星无助摇头说:“我不需要那些东西,阳哥哥你听我说。”

    聂阳苦笑说:“别再装了,现在我很心痛啊。原来一切都是谎言,应该早就知道,像我这样一个人,又怎么可能有女孩子靠近过来,突然跟我成为朋友,还提供各种帮助,又不求回报。”

    这个世界上都是有因果的,前面不求回报,后面要求的回报自然就会更大。

    “我是一个毫无用处的宅男,爷爷不疼,奶奶不爱,跟我说话很恶心吧,跟我呼吸同样的空气,觉得想呕吐吧。”

    水星颤抖着手伸出去,聂阳毫不留情打落说:“现在有点累了,想要下线休息,再见。”

    就在聂阳转身要离开的瞬间,水星猛然拉住他的手说:“阳哥哥,请你听清楚,我喜欢阳哥哥你。”

    聂阳听到水星这句话,犹如五雷轰顶,整个石化在原地,聂阳还没有回过神来,水星双手托住聂阳的脸蛋,猛地亲上来,柔软的触感,只觉得脑袋里仿佛发生宇宙大爆炸,聂阳脑袋一刹那变得空白,脑子完全当机,放弃了思考。

    水星红着脸说:“现在知道了吗?我从很早之前,就喜欢你,从

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