聂阳听到刚刚虫族临死前说的话,顿时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现在在巨大战舰上,好东西不少,虫族最想要得到,又或许最有欲望不是聂阳的性命,而是在工程部的东西。

    血金三面虫帝的尸体

    魔王战铠和阳光万里号,也在工程部里面,恐怕也会受到虫族波及,阳光万里号还有智能系统,不会被虫族控制,恐怕也会受到虫族的破坏,魔王战铠是通过击杀BOSS,在第七界获得最原始的战铠,还没有加装智能系统。

    给聂阳准备的坑,完全是顺带,能把聂阳杀死当然是最好,不能把聂阳杀死,拖住他一段时间也可以,同时,进行才是虫族真正的计划。

    聂阳咬牙切齿说:“这帮虫子,就不能消停一下吗?”

    水星刚刚的话,聂阳还很在意,但现在阳光万里号快被摧毁,魔王战铠要被抢夺的情况下,确实不是问这些的时候。

    不论如何,都要立刻赶过去。

    聂阳脸色阴沉说:“不管战舰是否受到袭击,都必须尽快赶过去。”

    战舰遭到袭击不紧要,可魔王战铠被夺走,阳光万里号被毁,可就让人哭也没有眼泪了。

    聂阳二话不说,立刻往工程部赶过去,果然去到正发生大战。

    只是去到的时候,两边已经是大战之后。

    人类和虫族正在对峙。

    联邦长官见到聂阳。

    “英雄你来了。”

    聂阳点头说:“刚刚我也受到虫族袭击,恩,不过已经解决了,大概猜到虫族真正目标在这边。”

    联邦长官低头说:“抱歉,是我们疏忽了,没有想到战舰内有士兵被虫族寄生,结果被对方占领了工程部,英雄你的战舰和战铠还在里面。”

    水星皱眉说:“既然跟虫族开战,没有定时给每个士兵身体检查吗?”

    联邦长官道歉说:“当然是有了,只是虫族的寄生虫会躲在仓库和冰库内,我们没有仔细查找,虫族进行寄生速度太快了,根本没有反应过来。”

    聂阳皱眉问:“知道源头问题出在哪里吗?”

    如果不知道问题所在,哪怕消灭了这一波,很快就会第二波出现。

    联邦长官回答:“已经知道了,是当初运输物资的士兵,那个士兵早早就被我抽出来,可对方很早之前运输过来的物资,没有检查清楚,没想到虫族一直偷偷潜伏在仓库,在等待时机,是我们大意不细心所造成的后果。”

    聂阳摆手说:“虫族潜伏太久了,出现问题也是理所当然的,现在不是说到底是谁责任的时候,先把眼前的危机解决,现在是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联邦长官说:“虫族在宇宙中,进行袭击引来我们大部分人的注意力,不过以战舰的防御系统,解决那些虫族没有问题,只是我们没有想到对方,会从内部入侵,打了我们一个措手不及。”

    “结果如何?”

    “我们经过一场对火,对方的人数没有我们多,在第一次对火的时候,死伤了不少,现在对方正在劫持我们战舰的工程师,我们进行过一次突袭,可结果还是失败了。”

    水星瞪圆双眼说:“你们难道是疯了,这时候还顾忌人质?”

    聂阳皱眉说:“一旦虫族寄生到工程师身上,没有第一时间发现,所造成的伤亡,只会更大。”

    联邦长官苦着脸说:“工程师全被杀了,战舰就无法进行维修,甚至可能会影响到正常航行。“

    聂阳叹气说:“该到快刀斩乱麻,决断的时候,不要忘记,里面还有血金三面虫帝尸体。”

    水星补充说:“一旦里面的虫族,吞噬了血金三面虫帝尸体后,再完成进化,所带来的后果,将会难以想象。”

    联邦长官也不是拖泥带水的长官,也明白到事情的严重性说:“确实到了决断的时候了,我们立刻进行突击,不能再给虫子有任何机会。”

    轰、轰、轰

    就在联邦长官做出决断,同时,工程部内传来巨大的轰鸣声,水星说:“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。”

    “魔王战铠?”

    出现在众人眼前,正是聂阳的战铠。

    魔王战铠!

    只是此时的魔王战铠,跟聂阳以前见到的魔王战铠,完全不一样。

    魔王战铠全身布满血金色的虫子,有无数绿色的眼珠子散发出摄人的光芒,所有虫子连在一起,融合黏附在魔王战铠身上,在原先的脑袋外,还长出两个虫脑袋,此时的魔王战铠,比之前更加魔王,更加令人感觉恶心和恐惧。

    聂阳目瞪口呆说:“这是什么玩意,还是我的魔王战铠?”

    联邦长官眯着眼,留着冷汗说:“大事不妙了,是寄生进化。”

    聂阳错愕说:“那是什么新操作?”

    联邦长官说:“混入我们战舰里,都是寄生虫,这些寄生虫寄生能力一流,可战斗能力很差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我都知道。”

    联邦长官说:“哪怕吞噬了虫帝后寄生虫,也

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