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9章 心情不好吧

    女人从鼻子里面哼了一声:“不要说这些,你这是在讨好我吗?你现在缺钱了吗?还是你看我现在过得好,想要站点好处了?”

    “你误会了。我没那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之前既然已经都说了以后没关系,永不相认,就最好不要这样打亲情牌,现在我已经有了自己的家庭,请你不要打扰我。也不要叫我妈。”

    周健讽刺的一笑:“我只是随便问问你,我什么时候说了要你认我了?我也不是没钱花,需要出卖自己的尊严,换来一点点好处。”

    女人脸色大变,嘴唇动了动,指着周健:“你这话在说我吗?你敢羞辱我?”

    “我闲的没事儿吗?你要是没事儿,我就走了。”周健说完了就吹了一个口哨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女人恨得眼珠子都是红的,攥紧了拳头,可是终于还是拂袖而去了。

    我正在发愣,这女人莫非是做什么了吗,周健似乎是意有所指啊?

    谁知道她竟然走的是我们这个方向,欧振海赶紧拉住我要躲起来。

    越着急就越是出错,我的脚下一绊,撞到了欧振海身上,他赶紧拉住我,我们两人因为这个耽误了时间,想要藏起来也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欧振海一手拉住我,非常自然的笑着和她打招呼:“杨主任,一起吃饭去吧?”

    女人笑了笑:“不了,我很忙,你的事业做的不错,好好努力吧,一定会成为市里面的一个标杆,我们也尽最大努力来支持你的。”她说着眼睛突然就看向了我,像是非常震惊和诧异,我觉得这表情就像是见鬼了一样,但是也不过几秒钟的时间,就把目光给收回来了。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她发现什么了,也不好问她什么,就当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多谢杨主任。”欧振海道:“您这么忙还来出席我的开业仪式,太谢谢了!”

    “是我谢谢你才对,收了那么多的残疾人军烈属来你的工厂做事情,给市里面解决了很大的问题,是个好样的。”女人欣慰的拍拍欧振海的肩膀。

    欧振海笑着说:“这是我应该做的。”

    我心道,要是招收一部分的残疾人或者军烈属,国家是会给予一些税务上的方便的,这才是欧振海这么做的缘故吧?

    花花轿子人人抬,你说我好,我就说你喜欢听的,如此墨迹了一会,女人走了。欧振海笑着送了她走人,还亲自给她开车门的呢!

    等到人走了,欧振海就拉住我:“行了,可算是走了,我们俩吃馄饨去吧。”

    我回头看了看,周健不知道哪里去了,欧振海道:“后面是停车场,估计是从那边走了。不用管了,回头再问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觉得那个女人说的话有问题吗,什么接近啊,你说她说的那个人是谁?”

    欧振海看着我,没说话,我有些为难,指了指我自己:“我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为什么,我就是这样想的。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:“我啥也没有啊。接近我有什么好的?”

    “那谁知道。你和他是怎么认识的?是不是意外?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的确是意外。

    “主要是我也没看到周健身边有什么别的人,除了你和他关系挺亲密的之外,我也看不出来还有谁了。”

    我在也笑不出来了,有什么事情是和他们有关系的?之前我爸爸和他爸爸在一起的时候做什么了吗?这些都是一个谜了。

    欧振海一手环住我的肩膀:“没听那个女的说吗?肯定是和上一辈子的人有关系的,你问问你爸爸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觉得我爸爸会说。”之前有一个想让我和我爸爸验血的王老头,还有一个说我很面熟的修鞋的,说我长得像一个五一年就死的人,难道这里面真的有故事吗?

    “要是已经影响到你的生活了呢?你爸爸会说的。要知道那个女人可是一个不小的官儿,要是想要在背后捅我一刀,那可就很大的伤害了,你爸爸不会不管你的。”

    我想起来也挺害怕的,她说了会对付她的前夫,说他做了很过分的事情,那么她要对付的人,包括我的爸爸吗?就算不包括也要说说了。一定要告诉他们了。

    欧振海和我吃了馄饨,又要了几个好菜。他吃得很香,我看着他吃饭都着急。

    “要是有一天你是大款了,要是有人拍摄你吃饭的场面,多不好看啊,慢慢吃,文雅一点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在我自己老婆面前我需要装吗?我都饿死了,装什么?”他大口的吃饭,招呼服务员在来一屉包子,两条腌青鱼,我给他把鱼刺收拾好了,以防着他在吃的太急了,卡着嗓子就不好了。

    就这样,欧振海吃着饭还是不幸的呛着了,我有些无奈,给他倒水,拍着他的后背:“你到底行不行啊?咱们家也不至于吃了上顿没下顿吧?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他低着头吃了一会,然后抬头笑道:“你不问问我今天赚多少?”

    “就是那辆车的酒?”

    “对,猜一猜。”

    我想了想,然后伸出两根手指:“两千?”

    欧镇海笑着摇头伸出了六根手指头来了:“六万。”

    我惊呼一声:“你说什么!这么多!”然后看到了周围的人的疑惑的目光,我赶紧把声音压低了,低声的道:“这么多钱!一下子就把成本给回来了三分之一了吧?”

    欧振海笑着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真是不错啊,要是欧厂长知道了的话,是不是要更生气了?”他要是想法设法的害他怎么办?我都紧张起来了:“这事儿不要告诉别人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财务方面的事情只有我自己知道。我不会让任何人插手我的财务上的事情的。”

    我点头,给他弄鱼,心道,这辈子他这么谨慎,应该不会碰到一个要坑他的人了吧?

    “我的酒是卖到南方去的,这不算什么,我还想要卖到港澳台呢!去赚外汇。总之,我的梦想是远大的,我下个月就要重新去山里面看看。那边的人手上一半都有些药方子配酒,我去弄过来好好研究研究。”他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和你一起去。”我干脆道。

    “算了吧,那边要啥没啥的!你去干什么啊?家里的钱够你花的,不用你跟着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我似笑非笑的看着他:“现在又不是冬天的时候,也不冷了,你不让我去,莫非是那边的老板娘给你准备了大美女不成?那可不成。”他的萝卜只能是我一个人的,宁可掰断了腌咸菜也不能便宜了别人了。

    我把这个比喻告诉他,欧振海顿时笑了起来:“好了!我知道了。我带你去就是了,我本身是我了你好,弄得好像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一样!”

    “反正你想甩开我是不成的,你自己心里有点数啊!”

    “我全都听你的亲爱的老婆。吃饭吧。”他给我夹菜。

    我和他吃完了饭,就又买了一些好东西,给我哥哥他们送过去了。

    我在路上说起了那个修鞋的:“上次你说的送东西,给他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药酒,他的药酒更不一样,里面除了那些东西之外,还放了一些斑蝥和蜈蚣,蝎子皮之类的。这些都是可以补身子的好酒,可是一般人我不敢给喝的,要是喝出毛病来可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他要这些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风湿。老头有非常严重的风湿,走路都费劲儿,应该是打仗的时候,蹲雪坑的时候受伤了,站起来都费劲,喝点酒对身体好。我和他关系可以,本来可以问问的,可惜他很久前就关了修鞋店,再没见到人了。”

    过年的时候,他也没有出现在我家和他们一起过年,不知道有什么事儿?

    我爸见到我们回来,赶紧迎上来了。我哥哥在那边坐着似乎是在做什么木匠活呢,又捶又凿的。身下都是刨花,一块木板被推的极为光滑,我哥拿着锛头,对我一笑。

    “回来了?咋样一切顺利吧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好奇道: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做个婴儿床。你们俩都结婚了,说不上啥时候都有孩子了,先准备起来,省的到时候,着急了在弄不上,我木匠活不好,赶明宋川来的时候,和他好好学学。”我哥哥憨厚的笑道。

    我脸就红了:“哥!你至于这么着急吗?八字没有一撇呢!”

    “我着急做舅舅啊,能不着急吗?别管我了。”我哥哥笑着道。

    “咋样了!我听到了放炮的声音了。”我爸爸说道。

    “挺好的。”欧振海笑道:“要是没订单我也不敢生产啊。我们的业务员很多的,现在正在全国跑呢!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我爸爸松了口气,然后对我说:“哦,对了,周健刚来,说是找你有事呢。”

    我和欧振海互相看了一眼。他竟然来了?

    我有些紧张,他要找的人,莫非真的和我有关系?

    “咋了?你和他吵架了?”我爸爸疑惑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没有爸。”欧振海推了我一下:“既然是找你的,就去啊!怕什么的我也不会吃醋。”

(看完请收藏元尊小书屋m.xswu.org下次更新重生之泼辣媳妇的逆袭第一时间在线阅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