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八十章 夏正瀚的耻辱

    霎时之间,劳斯莱斯汽车,便四轮朝天地仰在了地上,下一瞬,车的前门被人打开了,张明腾从车里面爬了出来。

    由于张明腾是坐在驾驶位,又系了安全带,所以他并没有受到什么伤,他从车中出来后,没有即刻去管那辆撞他们的大货车,而是第一时间打开了车后门,迅速将楚颜和冯雪救了出来。

    大货车撞到的是劳斯莱斯尾部,楚颜和冯雪坐在车后座,两人又没有系安全带,因此,他们两个都受了伤,特别是楚颜,他在车子被撞的一瞬,用身体护住了冯雪,所以他伤得相对严重,头都被磕破了。

    冯雪倒还好,就受了一点轻伤,她主要是被惊吓到了,直到被拉出来后,她的脸色还是惨白的,满眼的惊骇状,她一颗心微微颤抖,同时,也盈满了感动,患难见真情,楚颜的行为,再一次感动了冯雪。

    而楚颜一出来,并没有管自己的伤势,而是对冯雪急切地问道:“小雪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冯雪摇摇头说道:“我没事,你才有事,你头都破了!”说这话的时候,冯雪微微蹙起了眉,一脸的心疼。

    楚颜没在意自己头破不头破,他知道冯雪没大碍,心就安定了,立即,他转头,对着身边的张明腾问道:“张叔,什么情况,怎么撞车了?”对于这突如其来的变故,楚颜还是迷茫的,他压根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,为什么好端端就撞车了。

    而张明腾,一双眼正死死地盯着大货车,他一边看着货车,一边对楚颜说道:“那货车是故意撞的!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楚颜立马凌厉了目光,肃然打量起了眼前的货车,这是一辆很普通的货车,车牌号也是省城本地的,但由于停车位置的原因,从楚颜这个角度,看不到驾驶位的人,不过楚颜却能感受到危险的气息,他知道,事来了,他心里有点突突,但他并不害怕,因为有张明腾在身边。他定了定神,随即就对着货车吼了句:“什么人,有种就光明正大地来,制造交通事故算什么本事?”

    楚颜的声音高亢嘹亮,彻响了这个刚刚暗下来的天空,当他话音落下的时候,货车驾驶位的门开了,接着,一个人从货车的驾驶位下来了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中年男人,他的头发全白了,且又脏又乱,他的脸色非常难看,眼睛全是红血丝,眼神暴戾,他的衣服也皱巴巴的,似乎很久没换洗过,整个看过去,他俨然就是一个街头要饭的疯子,恐怕谁也无法想象,他,就是大名鼎鼎的X集团创始人,夏正瀚。

    楚颜并不认识夏正瀚,只见过夏正瀚的照片,但眼前的人和照片相差甚远,楚颜一眼也没认出来,他就是冲着对方厉声问道:“你是什么人,为什么撞我们的车?”

    夏正瀚面无表情地走向了楚颜三人,在他们近前,夏正瀚停下了脚步,然后沉声道:“夏正瀚!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,有着无尽的沧桑之感,他的人,像是一个冤魂,前来讨债!

    冯雪听到夏正瀚这三字,顿时吓了一大跳,她听过这个名字,她也知道,夏正瀚和我有着不共戴天之仇,一直以来,冯雪躲在楚家庄园,就是为了避免夏正瀚抓她来报复我,她今天出门时,还是有点担心,但回去的时候,她整个都沉浸在幸福中,完全忘记了这事。她没想到,夏正瀚竟然真的出现了。

    楚颜这一刻的心绪也有点震动,刚才他虽没认出夏正瀚,但心里隐隐也有种感觉,对方气势强大,来势汹汹,极有可能就是夏正瀚,只是楚颜不太愿意相信,现在得到了确认,楚颜依旧是有点难以置信的,他还以为夏正瀚有自知之明,不会再来骚扰冯雪。可是,楚颜完全没料到,夏正瀚竟然这么疯狂,不仅敢找来,甚至采取如此极端的方式,这大货车撞的真是不留余地,要不是张明腾反应及时,楚颜他们极有可能就会车毁人亡啊,夏正瀚这是连他楚颜也敢杀了?

    楚颜顿了好一会儿,才对着夏正瀚震怒道:“你这是想干嘛?”

    夏正瀚伸出手指,指着冯雪,沉沉说道:“我只要她,其他不相干的人,可以自行离开!”

    冯雪突然被夏正瀚一指,她的心瞬间一颤,她只觉得,自己仿佛被死神锁定了,她害怕得几乎透不过气,在冯雪眼里,夏正瀚就是一个魔头,残无人度的魔头,她极度恐惧。

    楚颜见状,怒气更甚,他立刻将冯雪拉到了身后,然后瞪着夏正瀚,咬牙道:“夏正瀚,你还不明白自己的处境吗?你到现在还敢待在省城?冯雪是我的未婚妻,你还敢动她?你不怕死吗?”楚颜的这话,明显带有威胁之意,他不怕夏正瀚,他只是不明白,为何夏正瀚还敢如此嚣张。

    夏正瀚听了楚颜的话,目光更是阴狠了一分,他对着楚颜,冷声说道:“呵呵,别以为我不知道,我沦为今天这个境地,就是拜你们楚家所赐,我和楚家,已经势不两立,你觉得我还会怕楚家?你若识相的话,就乖乖交出冯雪,否则,我会杀了你!”

    夏正瀚的语气,不容置疑,他今日是必带走冯雪,得不得罪楚家,他不在乎,在省城被黑白两道通缉,他也不在乎,他现在唯一的执着,就是找我报仇,为此,他会不惜一切。

第一百八十章 夏正瀚的耻辱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