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三十二章 地底异动

    就在呼言道人与卢越斗得不可开交之时,云霓这一边却并不怎么顺利。

    笼罩在其周围的雪莲花影,如今花瓣凋零大半,显得有些残破。

    她手中不知何时,多了一道嫩绿色的纤细柳枝,每次挥舞而出,便有成百上千道柳叶状光刃飞射而出,在半空只交织出一片密集刀网,使得那宫装女金仙一时半会儿竟也近不了身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时,她的头顶上方,忽然有一道青光突兀出现,化作一道巨大剑锋,极其阴险地朝着她的头顶刺下。

    云霓神色骤变,笼罩在周围的数枚花瓣立即合拢,将她护在下方。

    只听“砰”的一声响。

    那数片雪莲花瓣炸成粉碎,激起的气浪之中,一道人影倒掠而回,落在了云霓身前百丈外的虚空中,持剑悬立。

    “呵呵,云道主,可还记得古某?”那人看向云霓,冷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云霓口中闷哼一声,强自压下方才那一击带来的震荡,面色苍白地朝其望去。

    只见那人身着古朴青甲,甲身之上绣有金色纹路,不是别人,正是古杰。

    此人似乎为了报当年之仇,先前竟一直没有出现,直到此刻才突然现身,出手偷袭云霓。

    呼言道人发觉下方变故,手中法诀变换不止,身下火海便随他心意,不断卷起巨浪扑向卢越,自己则是身形下坠,重新落回了云霓身旁。

    “你没事吧!”他眉头紧蹙,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云霓轻轻摇了摇头,取出一枚丹药服了下去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呼言道人面色变得寒如冰霜,转头望向古杰,双目之中杀意凛冽,犹如实质。

    后者见状,心中微异,忍不住喉头微动,咽了口唾沫。

    “你找死。”

    呼言道人一字一顿的说道,抬手在剑身之上一抹,掌心之中立即破开一道口子,鲜血点滴渗入赤鸾剑中。

    长剑之上赤光大作,一些原本不甚明显的符文也从剑身上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随和其单手一扬,赤色长剑顿时脱手而出,赤光一闪,便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古杰心中咯噔一下,身上护体宝光亮起,连忙身形一闪,朝着远处疾遁而去。

    然而他才飞出数百丈距离,身后便有一道赤光骤然浮现,丝毫没有半点阻滞地刺破他的护体宝光,突入他的青色古甲,直接穿入了他的身体。

    伴随着一声嘹亮凤鸣之声响起!

    赤色长剑剑尖从古杰身后刺入,而突出其身前的,却是一头燃烧着熊熊烈焰的火鸾。

    在其贯身而过的瞬间,古杰胸口被洞穿处,顿时喷射出数道血箭,全身上下就剧烈燃烧了起来,口中顿时传出一声惨叫。

    赤色长剑所化的火鸾脱离古杰前胸而出后,并未善罢甘休,在半空中猛然一转,又回过身来的俯冲而下,再度朝着古杰的胸口处贯穿而去。

    被烈焰包裹的古杰双手猛然在身前一合,口中暴喝一声。

    其身上青甲就顿时亮起了幽绿光芒,如同流水一般蜿蜒而出,连同那些赤红火焰一起,包裹了进去。

    重新折返而回的赤鸾,猛地刺在了古杰体外的幽光之上,却如同刺在棉花上一般陷了进去,继而又很快反弹而起,朝着一边跌落了下去。

    呼言道人挥手一招,赤鸾重新化为一柄长剑,飞掠回其手中。

    紧接着,一连串“噗噗”之声不断响起。

    古杰体表顿时冒出一股股白烟,滚滚赤焰飞快熄灭。

    但此刻的他却已被烧得面目全非了,不仅皮肉焦黑,到处都是一道道触目惊心的可怖伤痕,看起来就是久旱无雨的河床上那些纵横的龟裂纹路,里面还泛着血光。

    这一幕,让周围正与豆兵厮杀的仙宫众人纷纷一惊,望向呼言道人的目光中闪过一丝忌惮。

    然而古杰却是嘴巴一咧,露出一口森森白牙,桀桀怪笑起来。

    诡异的一幕出现了!

    那层笼罩在他体外的幽绿光芒缓缓收缩,如同一件贴身衣物一般,将他整个人紧紧包裹,之后又光芒一闪地融入了他的体内。

    而在其不断吸收绿光的同时,其体表上的所有焦痕裂纹,以肉眼可见速度飞快弥合,竟一点点自愈了起来。

    呼言道人见此,只是冷哼了一声,倒也并不怎么惊讶。

    修炼到他们这般的金仙层次,不仅是神魂还是肉身,可就没那么容易被毁了。

    “欧阳道主,尽早结束,你们烛龙道也能少受一些牵连。”卢越收回目光,转头望向欧阳奎山方向,冷声道。

    欧阳奎山闻言,略一沉吟后,足底灵光一闪,整个人就化为一道银虹的腾空而起,几个闪动后,就出现在了广场之上。

    有了他的加入,本已被斩杀过半的豆兵再次如摧枯拉朽一般,以肉眼可见速度飞快减少。

    四名仙宫金仙修士腾出手来,联手在火海之外布置出一座唤雷法阵,从中召出数十道粗如水缸般的青紫雷光,落雷之处,大片豆兵被炸得四分五裂。

第三百三十二章 地底异动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