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零七章 满盘皆输

    士气之战一共三场,燕七赢了首战之后,还有两场战要打。

    其实以季礼现在的状态,已经控制不住愤怒想要发起决战了。但是姜雪阳阻止了他,同时,三五斩邪雌雄剑的剑灵走下主席台。

    很明显,这第二场战斗三五斩邪雌雄剑要参战。

    “这一战,我来吧!”说完,我走向广场中心。

    三五斩邪雌雄剑化为人形之后,战力相当于武圣巅峰。这并不可怕,因为我、韩饮雪、燕七都有和巅峰决战的实力。

    但是三五斩邪雌雄剑的强悍还在于他的剑灵本尊。

    雪花剑已经碎了,韩饮雪用寒铁精金剑实力肯定会大打折扣。而燕七的昆仑雪,重铸之后威力大减,更不足以和三五斩邪雌雄剑本尊相抗。

    光有修为和剑法不行,剑器同样重要。

    虽说绝世剑客草木竹石皆可为剑,但那是小说中才有的事情。

    真实的对决中,如果两方实力相当,剑材质的影响不容忽视。毫厘之差,失之千里。

    三五斩邪雌雄剑,张天师所铸。状若生铜,五节连环之柄,上有隐起符文、星辰日月之象,重八十一两,常用诛制鬼神,降剪凶丑……

    这柄剑不仅材质逆天,最为可怕的还是剑身上的符箓。

    剑动,星辰日月自成法阵。

    一剑成阵,闪电、霹雳、罡风、雷霆、云雾、阳极、阴煞等诸般道门神术随时可随剑灵本身意念发出。

    若三五斩邪剑以人形对决,那么和他对决的人比较要面临神威巅峰的剑气威压,同时还要承受诸般道门神术的疯狂打击。

    而若三五斩邪雌雄剑以本尊剑形对决,剑气威压依然存在,同时黑白双剑的组合攻击,更是人间顶级的剑法。

    而且最关键的是,这把剑开启疯狂模式宣泄剑意的时候,可以形成剑气漩涡。

    在藏宝圣殿中,三五斩邪雌雄剑就曾经在道门弟子的相助下展现过剑气漩涡。现在他本身的实力到了,不用吸收他人的剑意,自己就能爆发剑气漩涡。

    和九天风雷阵的剑气漩涡不同,三五斩邪雌雄剑的剑气漩涡速度极快,一旦出手就如跗骨之蛆,不死不休,根本无法闪避,只能硬破。

    “叶知秋,多少年了。你这只蝼蚁上蹿下跳,借助女人的护佑活到了现在。你知不知道,你真的恶心到我了?有时候我真的忍不住问自己,你算什么东西?龙虎山的和你千百年的恩怨因我而来,而今天也必将由我来了结。”三五斩邪雌雄剑化身的年轻人满脸阴狠的盯着我说道。

    “出手吧。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“出手?你拿什么跟我斗?你以为在我面前有机会施展完整的六壬阴阳剑?从我凝聚出人形的那一刻开始,就注定破尽世间一切剑法,六壬阴阳剑也不例外。”

    “哦,你的意思是要我现在就弃剑认输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“认输远远不够,自裁谢罪吧。”三五斩邪雌雄剑双眼望天,淡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我决定不再说话,转而开始演绎六壬阴阳剑。

    有了战魂,我的第一个剑式动作就把战意燃烧到了极点。体内汪洋澎湃的剑意,也发挥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第一招,海上生明月完整的使出来。

    第二招,月涌大江流完整的使出来。

    第三招,第四招……

    三五斩邪雌雄剑就那么负手而立,冷冷的看着我演绎六壬阴阳剑,丝毫没有打断我的意思。

    剑意开始纵横,犹如黄河之水泛滥一发而不可收拾。

    三五斩邪雌雄剑可以不在乎,但是广场上的这些佛道两家的弟子却在承受着无尽的剑意。

    他们不停的朝后方退却,在我身边的空地范围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这里的好多人都见识过我的六壬阴阳剑,没有见过的也都听说过六壬阴阳剑的名头。

    这是窥伺天机的剑法,这是大唐道门天骄李淳风的杰作。

    主席台上,姜雪阳、楚人美满脸慎重。

    对于这套剑法,她们最清楚不过。

    倚天峰我九剑齐出,一剑斩灭佛道两家数百人的生机,就是来自于这套剑法。

    “圣剑,快出手打断他!”姜雪阳感受到压力,忍不住开口提醒。

    “呵呵,不急。”三五斩邪雌雄剑微微一笑说道。

    第六招战魂燃碧血,剑意再也控制不住,我头皮发麻,鲜血如同流火。

    第七招血气冲天飞,我拔空百丈,整座万金峰都被我的视线笼罩。

    剑意弥空,云端漫步。

    第八招飞剑斩浮云,剑出云碎如柳絮。

    第九招,没有第九招!

    因为在我刚有所动的时候,三五斩邪雌雄剑终于忍不住出手了。

    他的骄傲和自信只能允许我使出八招,第九招的第一个剑式就让他失去了所有的淡定。

    而此时,六壬阴阳剑的第七招和第八招的剑招奥义已经耗尽,我的身体开始急速下坠。

第二百零七章 满盘皆输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