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零二章 英雄有泪

    在飞机上,林玄给我讲述了关于慕容紫萱被重伤的始末。

    当日我在倚天峰顶大开杀戒,佛道两家大为震怒。

    其中崂山派的怒火最盛,因为我和流风樱有杀父之仇,而季礼也和我有深仇大恨。

    此事传出之后,季礼本尊不惜自降修为,以元炁九品境界来到人间,随行的还有亲传弟子二十八名。

    当时季无痕所用的九天风雷旗已经被还给了崂山派,季礼来了人间之后,以精纯雷力祭炼,很快就为这件法宝恢复了神威。准备以九天风雷旗为阵眼,布下九天风雷阵杀我。

    以季礼的身份,自然不可能暴露在人间,所有行为都只能在暗中部署。我去了剑冢,他没有办法找我报复,就只好把仇恨算到慕容紫萱身上。

    而当时,恰好赶上南疆十万大山中爆发兽潮,不仅豺狼虎豹纷纷从里面的原始森林汹涌而出,还有一些人所未见的怪异凶兽。

    兽潮爆发的原因和邪恶洞天有关,据说在南疆十万大山深处有邪恶的巫重新召唤了一座虚空传送法阵,强大的邪灵生物来到人间。

    灵异部门为了应付兽潮疲于奔命,然而兽潮尚有应对之法,而大山深处通向邪恶洞天虚空传送法阵如果不能破坏掉的话,邪灵生物越来越多,最终肯定会超出灵异部门的掌控。

    这些全新的邪灵生物战力都在元炁八品以上,虚空传送法阵又在大山深处的原始森林。灵异部门束手无策,林玄就把这事和慕容说了。

    我师父是武圣巅峰,也确实有实力破坏虚空传送法阵,而最后她也确实做到了。

    “慕容剑圣大战三天三夜,斩杀数以千计的强大邪灵魔物,剑气纵横,为国家立下不世功勋。最后在体力将尽的时候,还不惜耗费生机爆发出惊天剑意破坏了传送法阵,解决了这次邪灵魔物危机。”林玄感慨万千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后来呢?”

    “当时慕容剑圣为了避免伤及无辜,孤身一人提剑杀入大山深处。等我们后续部队跟上的时候,正好亲眼目睹季礼带着他的亲传弟子布下九天风雷阵,硬生生的把慕容剑圣打成重伤。”说到这里,林玄露出了愤恨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你们没有阻拦么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“拦不住,神仙索加千里御风,我们根本拦不住。季礼神通广大,以九天风雷旗困住了重伤的慕容剑圣,在流风樱的接应下,回到了崂山派。”

    林玄说,还没等灵异部门上门去找崂山派要人,姜雪阳和楚人美就立刻策划成立了佛道联盟,并且把第一次联盟大会的召开地点定在崂山太清宫。

    这下等于是集合了佛道两家的影响力直接和灵异部门搞对抗。

    “那么国家的意志是什么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“末法时代即将结束,在这种关头,仅仅因为个人,国家没有办法展现铁腕手段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仅仅是个人么?林玄,我记得我曾经和你提过无双城。你们,太让我失望了。”我冷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知秋,有件事我还没来得及告诉你。”林玄说这话的时候,脸上露出了浓郁的悲哀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半个月前,灵异部门前部长柳随风同志牺牲于崂山太清宫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我惊呼出口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灵异部门总部,我见到了柳老道的遗容,他安静的躺在水晶棺里,仪容整洁。

    就好像只是睡着了一样。

    从听说他的死讯,一直到我见到他的遗容,我的眼睛一直处于湿润状态。

    与我而言,柳老道是至亲之人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他就没有谢凌,也没有今日的我。

    有些人是不能失去的,即便你不常见他,或者不愿意去见他。然而当你听说他的死讯之后,你的心脏会被狠狠的插上一刀。

    将会痛上很久,很久。

    归云观的一幕幕往事,喊过的一声声师公。

    我无法想象谢凌知道柳随风的死后,会暴怒成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莫说是她,整个灵异部门的人都被一种极度愤懑的情绪所掌控。

    柳随风,卒年七十六岁,玄门大先生,前灵异部门部长,归云观观主……卒于即墨市崂山派太清宫,死因,心脉断绝,不治身亡。

    林玄站在我身边,为我默默讲述了柳老道的死亡经过。

    慕容紫萱是我师父,她被重伤囚禁于太清宫,柳老道得知消息之后,立即向国家求情,主张铁腕高压把她救出来。

    然而国家顾忌太多,始终不肯。

    不得已,柳老道亲自上太清宫找季礼要人。

    莫说他已经退休,即便还是灵异部门的部长,以季礼的狂妄都不会对他客气。

    一番言语冲突之后,季礼直接发出神念威压,以一个蕴含元炁九品威压的滚字,重创了柳老道的心脉。

    他本已是风烛残年,又如何承受的住,当场身亡。

    遗憾的是,柳老道是以私人身份上的太清宫,尽管陨落,他的死还是没

第二百零二章 英雄有泪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